本站搜索:  
威盾案例
联系我们
  • 联系地址:
  • 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海秀中路71号海垦广场B座16层
  • 联系电话:
  • 0898-65360407/65239981
  • 传真号码:
  • 0898-65345096
  • 电子邮箱:
  • hainanweidun@126.com

周练兵律师成功代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为当事人挽回上千万元经济损失

点击数:2032020-03-23 10:10:20 来源: 海南威盾律师事务所

周练兵律师成功代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为当事人挽回上千万元经济损失

 

工程建设施工合同纠纷是日常经济社会中较为常见的法律纠纷,具有专业性强、涉案金额大、法律关系复杂、涉及的管理性规定多等特点。代理此类案件需要律师具有一定的建设工程专业知识、扎实的法律功底和丰富的办案经验。我所周练兵律师近年来代理了多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均取得胜诉,成功为当事人挽回巨额经济损失。本案中,原告吴某作为工程的实际施工人向法院起诉工程转包人和建设单位追索一千余万元的工程款。原告聘请周律师担任诉讼代理人,在周律师的努力下,法院支持了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一、案情简介

2015年4月,海口市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投资公司或发包人)与广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建设公司或承包人)签订《海岸线设施灾后应急修复工程施工合同》。某投资公司将万绿园至印象剧场段海岸线设施灾后应急修复工程项目(以下简称工程项目)发包给某建设公司承包,该工程项目签约合同价为47609236.73元。

2015年5月13日,某建设公司吴某签订《企业内部工程项目施工管理责任书》,将工程项目整体转包给了吴某。合同签订后,吴某组织人工和机械依约完成了该项目的建设。2015年年底,该工程项目通过竣工验收合格,最终结算金额为49992532.29元。但某建设公司仅向吴某支付了部分工程款,尚欠工程款10099685.29元未按合同约定向吴某支付,吴某经多次催讨未果,遂向法院提起诉讼。

二、审理过程

吴某委托我所周练兵律师担任诉讼代理人。周律师通过询问当事人、调查取证后,确定了诉讼思路,以发包人和承包人为共同被告,向法院提出判令发包人和承包人向吴某连带支付拖欠的工程款本金10099685.29元,并支付逾期付款利息的诉讼请求。

庭审中,被告某建设公司(承包人)未做答辩。被告某投资公司(发包人)辩称:原告与某投资公司之间没有合同关系,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原告应该向某建设公司主张权利,根据某投资公司与某建设公司的施工合同专用条款第16条的约定,因政府资金不能及时到位,承包人承诺不追究发包人责任。本案的工程属于政府投资项目,政府款项来源专款专用,由于专项资金没有到位,某投资公司无法向某建设公司支付,不应承担违约责任。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对某投资公司的诉讼请求。

针对被告某投资公司的答辩意见,周律师代表原告吴某发表了辩论意见:本案实为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吴某挂靠某建设公司,借用某建设公司的资质承包该工程项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一条的规定,本案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属于无效合同。《解释》第二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根据上述规定,被告某投资公司作为该工程项目的发包人,应向承包人某建设公司支付全部工程款,但某投资公司至今尚欠付某建设公司工程款10099685.29元未支付。《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因此,被告某投资公司应在欠付工程款10099685.29元及延期付款利息的范围内对原告吴某承担支付责任。

三、法院判决

法院经公开开庭审理,支持了原告吴某的全部诉讼请求,作出如下判决:一、被告某建设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吴某工程款10099685.29元及利息;二、被告某投资公司在欠付被告某建设公司工程款10099685.29元范围内承担清偿责任。因二被告均未提出上诉,判决已经发生效力。目前,吴某已经追回全部工程款。

 

四、案件评析

(一)本案所涉合同效力

我国建筑法规定,承包建筑工程的单位应当持有依法取得的资质证书,并在其资质等级许可的业务范围内承揽工程。合同法第二百七十二条规定,禁止承包人将工程分包给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的单位,禁止分包单位将其承包的工程再分包。《解释》第一条第(二)项规定,没有资质的实际施工人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名义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

本案中,吴某挂靠某建设公司,借用某建设公司的名义与某投资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该合同应属无效合同,某建设公司与吴某签订的分包合同亦属无效合同。

  (二)实际施工人的工程款请求权

  无效的合同自订立时起就没有法律约束力,不能产生当事人预期的经济利益目的,但仍然会产生一定的民事法律后果。根据合同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合同无效一般应返还财产或者折价补偿。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由于实际施工人的人工、机械以及投入的资金已经物化为建设工程,属于法律上的不能返还也无法返还的情形,因此,只能通过折价补偿方式进行处理。《解释》第二条明确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请求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结合本案工程的竣工验收情况,吴某作为实际施工人,可以请求某建设公司参照合同约定支付工程价款。

  合同相对性又称为债的相对性,是指债只能在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产生法律拘束力。债权债务关系发生在特定的享有权利的债权人和承担义务的债务人之间。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一条对合同相对性作了强调。在没有法律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合同责任的承担应当坚持合同相对性原理。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即使存在多次转包、违法分包的情形,亦应坚持该原理,转包合同、违法分包合同关系中的实际施工人主张工程款,应当以不突破合同相对性为基本原则,只在有特别规定的情形下,以准许突破合同相对性为补充。为保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该条突破了合同相对性原理,赋予实际施工人以诉权,在一定条件下,可以向发包人(业主)主张权利,但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本案中,吴某的合同相对方是承包人某建设公司,发包人是某投资公司。因发包人欠付承包人工程款,故吴某可突破合同相对性,向发包人主张权利,请求发包人在欠付承包人工程款的范围内向吴某承担责任

上一页1下一页